一脚欧美一脚J家不亦乐乎
音乐剧深坑出不来
AC大法好!
文笔幼稚段子无趣翻译生硬求不嫌弃
 

好久不上lofter,最近发现以前写的萝卜丝拉闸/拉闸萝卜丝 这对邪教的文或者梗陆陆续续地收到好几个喜欢或者推荐………但是为什么这对邪教还是没有粮能给我吃(饿死)讲到底除了割腿肉真的就没别的方法了吗(绝望)

全文链接
 

ペテン师ロック

ペテン师ロック

■Music:ぐるーぶ
■Words:小峠 舞
■llustration:まごつき 
■Vocal:きじねこ(小峠 舞)   Gero

夺(うば)われる者(もの) 骗(だま)される者(もの)

ubawareru mono damasareru mono

梦(ゆめ)の続(つず)きは ここでしな

yumeno tsudukiwa kokode shina

一撃(いちげき)で ノックダウン

ichigekide nokkudaun

ようこそ 甘美(かんび)なる世界(せかい)へ

youkoso kanbi naru sekaie...

全文链接
 

旧梗补档

以前看蝴蝶梦的时候一直在想管家得有多病才能对Rebecca爱得那么深。后来把R代入管家,E代入Rebecca后就都懂了(你等等)R天天坐在房间里怀念过去【这把梳子,以前每晚睡觉前我都会用它在我的阿波罗头上梳100下,他会跟我说晚安格朗泰尔,然后我的天使就会在我面前静静入睡】(E:闭嘴格朗泰尔)
感觉可能会是个傻白甜乱搞的高中AU梗lol

全文链接
 

记录一个旧梗的扩梗

记录一个梗生活无序混乱的自由职业者【插画家?】R和他的医疗机器人E【E是酷费、小e一起合送给R的生日礼物【为了防止这个生活混乱日日以酒为生的家伙英年早逝【x】】但是这个医疗机器人大概设置出厂设定的方式不对,对待R并不是一贯机器人该有的温和态度,而是【该死的,我命令你放下酒瓶】【。】R被自家机器人这样对待也乐得其所【哦我的阿波罗你说啥我都听【x】但是酒是不能不喝的】然后R发现E热衷于为无权的机器人【那是自然的【。】】争取权利,于是在天天跟自家机器人唇枪舌战反驳对方论点的同时又帮着对方一起争权。【前段梗你们应该看过的,现在给你们看后续:)】后来的结局,E逃不掉被强制回收粉碎处理的...

全文链接
 

【咸鱼猛然冒出来存个多年前的脑洞】

“你们也许会说,把那个男孩交出去,那个人想要,我们给他,我们没有义务为他送命。然而并非如此。我们不是为了救世主而战,我们是为了自己。被选中的人只有一个,可能拯救这一切的人却远远不只他一人。我们奋战到底,为当下,为未来。光明万岁”
安灼拉被八道魔咒射中,从桌上倒下。格朗泰尔倒在他身边,成为这场大战中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死去的斯莱特林学生。

全文链接
 

一个不完全脑洞

高中AU

安灼拉被损友们怂恿(?)着不情不愿地唱了歌*

公白飞推了推眼镜无声笑着,古费(始作俑者之一)斜靠着公白飞的椅背吹着口哨起哄,大写的R站在角落,难得的一声不吭,看得聚精会神,恨不得把一切印刻在脑子里

*:那首歌名想必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个梗,辣鸡lof竟然说那几个字是敏感字我发不上来【手动再见

全文链接
 

发现有个没放上来的脑洞…

“格朗泰尔,下来。”安灼拉的声音如一声惊雷突然出现在酒桶的身后。酒精也没能让格朗泰尔摇晃,但这包含着怒气和些许惊恐的声音却让格朗泰尔打了个激灵,险些从天台边缘跌落。 

格朗泰尔缓缓转身,安灼拉僵硬(应当是出于愤怒以及惊慌)的俊美面容印入眼帘。愤怒的安灼拉他见的不少,可惊恐?哈,这倒是难得一见的新鲜表情! “哦,阿波罗,您怎么了?您在担忧什么?难不成您是为了我这个酒鬼这滩烂泥在担忧?”他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安灼拉,“……莫非您以为我想跳楼自杀……?”

安灼拉没有回答,皱着眉,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但酒桶已从沉默中得到了答案,于是他夸张而又戏剧性的捧腹大笑起来“您...

全文链接
 

成步堂:【御剑,看我买的金手链!我已经靠虚张声势凌空一指发家致富了跟我走吧!】御剑:【你在得意什么?我自己也买得起啊】(等等) 想用金钱买通爱情的律师和远远比对方有钱的检事,命运的金链子究竟会把两人带往何处——请看大型乡村励志爱情魔幻悬疑剧——逆转土豪(不)(有病的脑洞🙄(实在忍不住来吐槽了∠( ᐛ 」∠)_)不过还是祝贺动画顺利开播👏🏻👏🏻👏🏻

全文链接
 

这周又去看了大逆第二章的实况……………………不管过了多久都会看到心绞痛…………………亚双义啊亚双义(嚎啕大哭)从没意识到巧舟老师这么会补刀…唉………成步堂,花40天,一个人待在,亚双义的房间里,继承着对方的意志,速成律师……总觉得…这40天里………………唉(一言难尽)会不会深夜读书的时候一个人自言自语恍惚中听见亲友的声音呢……………不过狩魔的话…亚双义家祖传的刀,然后给了成步堂……………那照理来说…成步堂龙一也应该会收到这把刀啊(ε: )毕竟是祖传咯…但是刺猬头应该是没有收到这把刀,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亚双义后来归来了所以先祖就把这把刀又还给他了…………………………………(自己给自己塞点希望)(...

全文链接
 

想看龙之介抱着绑着红头巾的狩魔流泪,然后半透明的亚双义在他身后温柔的捂住他的眼睛…………(说白了就是想看温柔的亚双义🌚)唉不会画画好难过(。)不过感觉这样的画面………p站上是不是有太太画过…?还是我记忆有误(。)唉要是会画画就好了(倒地打滚哭)

全文链接
© 花火燎原|Powered by LOFTER